别再为难《刺客信条》了 盘点以中国为背景的单机游戏

发布时间:2020-05-04 11:59:33  所属栏目:新闻资讯

去年《长安十二时辰》热播期间,无论影片创作团队,原作者马伯庸,还是担任育碧公司中国地区CEO的Xavier Poix,都以表达了对《刺客信条》和《长安十二时辰》这两部不同媒介的作品之间,关于历史演绎方式的共通之处,后来更有心灵手巧的up主将《十二时辰》的影像画面配上《刺客信条》的UI,看起来竟也严丝合缝。


将《刺客信条》ui融入国产古装剧,视频作者见图片水印

《刺客信条》就像是高晓松老师口中的“共济会”,似乎任何人类历史上跌宕兴衰的关键事件,都能通过“其实是刺客组织与神殿骑士在下一盘大棋”得到合乎逻辑的解释,也因为如此,向来知识储备丰富,且对“戏说”历史感到无比熟悉的中国玩家,早早就已经为育碧设想了各种历史阶段下,以神州大地为背景的《刺客信条》。

不过饶是如此,真要想玩到中国历史背景的《刺客信条》3A规模正统作品,其难度绝不亚于《半条命3》,而且从之前国外厂商在涉及到中国相关题材表现上看,他们呈现的和中国玩家希望得到的,往往存在不小落差,即便偶有令人满意者,其自身也会因为市场原因难以为继。下面我们就以五款有代表性的作品为例,看看中国背景在还原现实与艺术幻想边界如何自恰,以及我国玩家在这些游戏上所体验到的复杂情感。

一、那个曾经的香港——《睡狗》

导演李安在拍摄影片《色·戒》时,曾经用“华洋杂处”形容旧时上海社会风貌,而对于80,90年代的香港来说,这四个字在某种程度上也同样适用。也正因为如此,香港直到现在也依然是绝大多数西方创作者在创作中试图增加中国背景元素时,脑海里最先浮现的一副文化场景。

《睡狗》(又名《热血无赖》)这款游戏之所以被戏称为“小GTA”,除了努力搬运了R星大佬为开放世界订立的种种玩法元素外,另一个一个很重要的精神师承,就在于当《GTA》大量从欧美电影里直接挪用或者翻新出警匪、黑帮的故事模板与角色形象时,《睡狗》也同样借鉴了《古惑仔》里市井气息的黑社会生态,《无间道》中于黑白两道左右横跳的卧底,以及每一部《英雄本色》都必不可少的打斗与枪战。开发组将西方市场开放世界的成熟游戏形式,加诸于东方开放城市的“半熟”华洋腔调,构筑起一个霓虹闪烁,恩怨如织的香港。


打斗、驾驶、自由度,《睡狗》努力实现着当时开放世界游戏的种种必备要素

在中国玩家眼里,本作角色建模虽然还带有欧美人眼中关于亚裔的刻板印象,但对香港本地生活场面的还原,粤语说唱等软文化植入,依然让《睡狗》比那些赛博朋克作品里已经不知道打上多少层滤镜的“九龙城寨”背景板好上太多。

只不过遗憾的是,该作尽管到了来自“文化宗主国”的认可,但在海外市场上却没能从当时业界轰轰烈烈的“开放世界大生产运动”中实现理想销量。如今看来,一个重要原因在于,该作发售并在国内传播的2012年,无论是玩家正版意识,抑或Steam平台普及度,都远不如今天,因此当时无论PC还是主机玩家,在接触本作时大都是通过盗版。

这种实际市场销售与作品知名度之间不平衡的关系,也和我们在现实中的80年代末90年代初刚刚接触香港流行文化时,有着类似的历史对照,只不过当年是四大天王的盗版磁带,以及《古惑仔》的盗版VCD,后来则变成游戏软件和免费下载资源。

Copyright © 2018-2020 仙域卡盟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 sitemap地图

闽ICP备19026450号

My title